失踪的E

深山的小树洞

一只黄蜂

我以为它已经离开了。

它在周三第一次出现。我那个时候正在敲着键盘,写着没有意义的东西。当翅膀振动空气的声音出现在耳边,我顿时僵住,默默地等着它从脑后飞过,才扭头寻找它的踪迹——它上下舞动着,停留在不远处的一个柜子上。虽然在这个地方,遇到不速之客不是常有的事,但是我还是转过去继续敲字,没有起身去招待或者逐客——“你好,请问你要喝点什么吗”和“喂,混蛋,快滚吧,这里不欢迎你”之类的话语都是突兀的。

我当然晓得它家在哪里,或者是我自以为知道。几天之前,我留意到另外一个房间的窗上筑起了一个巢。它们盘旋在巢下方,等我拉上窗帘,便从视线中消失。

那两扇玻璃一直没有拉开,它大约不可能穿过玻璃飞进那个房...

{ 2018-12-01 /1 }
 

机翼之下。

{ 2018-09-22 /3 }

沉静如海。

{ 2018-05-17 /4 }
{ 2017-09-29 /6 }
发布了长文章:

点击查看

1℃:

我是文艺天少·LOK'TAR:

第一次写摄影教程哪里不好还请谅解!如果大家喜欢的话我会以后多分享一下我的拍摄经验  我微博和知乎也写了搜文艺天少就是我  微博还有转发抽奖还请多多支持!

 

无人的玻璃长廊

他掐掉烟,转进楼梯间,上到了天台。天台的中央是一条用玻璃围着的长廊。他推门走了进去,里面铺着白色的瓷砖,瓷砖上覆盖着淡黄色的灰尘,灰尘上,印着几个模糊的脚印。


楼下的派对还在继续。在告别七年之后,大家又聚到了一起,庆祝一对新人的婚礼。他本不想来参加。早一些时候——早到七年之前,他大约还有凑热闹的喜好。七年之后,过去的很多喜好都消失了。然而事情总是鬼使神差似的发展着。直到他喝下了第三杯酒之后,才开始困惑自己为什么会在人群当中。大家都欢笑着,他的脸上也挂着笑容——笑起来是很容易的,即便是身处在一堆令人无法愉悦的事务中,如果不能皱着眉头,哭丧着脸,他多半会笑起来。只是笑得多了,脸上的肌肉也会僵...

{ 2017-07-29 /1 }
 


“我说,丁君,现在几点了?”林岛回到寝室,一股浓烈的酒味正渗透着屋子里的每个角落。
丁君仰躺在沙发上一动不动,目光发直地盯着天花板。
“丁君?丁君?”林岛念着他的名字。
“放心,我还活着。”丁君动了动嘴唇“北京时间十三点十三分。”
“是吗?真是个吉利的数字。”林岛甩掉鞋,脱去上衣,拿起茶几上只剩半瓶的水一口气喝完。
“他妈的,水都是热的了。”丁君继续嗫嚅道,“他妈的!”他的音调忽然高了起来。
“夏天就是这样了,丁君。丁君,这就是夏天了。”林岛扇着扇子摇了摇头,“丁君,六月就是这样的,你要明白,丁君。”
“哈哈……哈哈哈……”丁君把下垂的左手收回到肚子上,用力地笑道,“你晓得么?阿岛?”
“晓得什么?”
“没什...

 

又拍废了三卷,再继续下去要吃土了

{ 2017-05-23 /3 }
1 2 3 4 5 6

© 失踪的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