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踪的E

深山的小树洞

未曾落定的尘埃

未曾落定的尘埃?尘埃未曾落定之时?

这个名字,是至少五月份的时候就想到的,然而一直没有动笔,空气中的尘埃一直在飘动着,到了十一月,十二月,新一年的一月,似乎都没有沉下去的迹象。

上个月在2016年的尾声中最后一次到桂林,又是在2016年中最后一次离开,离车站5公里,离动车出发1个小时。就这样,因为一场预料之外的毛毛雨,又是照例的堵车。从2015年到2016年一年有余的时间当中,到桂林的次数,似乎已经远远超过了计划,虽然不是每一次都会遇到这样的境况,然而记得的似乎都是这样——细碎的小雨,拥堵的交通。只是这2016年的最后一次,心里没有了过去的焦虑和忐忑。谅事情也不会糟糕吧,每一次不是都还是能...

 
{ 2017-01-15 /1 }

胶片果然是玄学..

胶片数字化的合理打开方式——翻拍与校色教程

严重跑焦:

Haosky:

关于翻拍

  

翻拍是指使用数码相机配合微距镜头拍摄底片的胶片数字化方案,相较于电分和扫描,更适合非商业化的数码胶片双修且对画质有较高追求并有一定后期能力和色彩理论基础的摄影发烧友。

  


从理论上分析:

  

翻拍的光源可采用专业底片观片器,显色指数有保障。

  

翻拍的动态范围取决于数码相机的动态范围,如今在售的数码相机达到13~14档动态的比比皆是,再不济的老佳能也起码有11...

 

某种讽刺的象征。

咖啡又喝完了呢

夜里死亡这个词像极了一杯无法拒绝的酒

 

桂林啊桂林啊

你没有坐在对面的椅子上,纸杯里的拿铁没有那座城市的温度。

刚刚过去的一天,是我虚岁生日。一整天,都在无聊的工作中度过。傍晚回住处的路上,忽然有种喝酒,喝醉的冲动,然而当我路过买酒的小店,终究还是没有停下脚步,并不是因为下午吃了头孢,而是很难遇到令人愉快的酒精饮品。白酒的辛辣,啤酒的苦涩,到底都是无趣的,前天想起来,本来可以从家里带瓶红酒,结果却忘记了。那是并未有这种冲动,更没有喝醉的欲望吧。喝醉这个事~也是毫无意义的。然而此刻还是想喝红酒呢,想让那特别的滋味在味蕾间回旋。也就是想想罢了……虚岁二十七。廿七,一个像支气管炎一样令人喘不过气的数字,睁着眼,闭着眼,时间都飞快地流去。在这场疾速的漂流中,我没有去留意沿岸的这种那种,而是习惯性地回过头去,结果...

 

虚岁廿七,生日便是这样过去。才发现一直装在书包里的四个小扣子,其中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便失踪了。为什么事情会变得一团糟。

1 2 3 4 5 6

© 失踪的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