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踪的E

深山的小树洞

茶凉得越来越快,白天的长度也越来越短。但是蛙都不曾留意着。他沉睡过去,不时翻着身子,一个个梦涌动着,又迅速消散。
自从夏天在十月底的时候悄然失踪,他就一直沉默着。然而夜却未曾安静下来。蟋蟀依旧躲在草丛下面,一到夜幕覆盖天际,就开始拉起自以为是的曲子,企图把夏天召唤回来。
喔,别白费劲了。一个声音讥诮道。没有人听到,就像没有人听那个曲子。
大概蛙曾经去过很远的地方探险。不知道谁忽然提起这个事。
那么它去过哪里?蟋蟀闭着眼睛,伪装着高冷,一语不发。另外一个声音不合时宜而讪讪问道。
你是说远处的那条河么?喔,把树林和我们隔开的那条河。蟋蟀放下它的乐器,两根触角就像即将枯萎的茅草,垂了下来。
夜的声音还在继续。
有谁想过留意那条河?它好像未曾活过,就只一直死着。一个声音道。
大概吧。蟋蟀慢悠悠地搓着手,呼吸却越来越沉重。本来就没有人告诉过我们什么故事。
为什么有人要提蛙的故事呢?唔……一个声音怯生生地问道。好像有人曾经在噩梦里遇到过它。
沉默泛了起来,像吹过草丛的北风一样。
树林里的乌鸦大声说着什么,声音荡过了河边。
喔,那是乌鸦么?唉,冬天又要来了。一个声音很突兀地说道。
听说它们是从北方流浪过来了。
不知道,不知道,没所谓了。

评论

© 失踪的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