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踪的E

深山的小树洞

刚刚过去的一天,是我虚岁生日。一整天,都在无聊的工作中度过。傍晚回住处的路上,忽然有种喝酒,喝醉的冲动,然而当我路过买酒的小店,终究还是没有停下脚步,并不是因为下午吃了头孢,而是很难遇到令人愉快的酒精饮品。白酒的辛辣,啤酒的苦涩,到底都是无趣的,前天想起来,本来可以从家里带瓶红酒,结果却忘记了。那是并未有这种冲动,更没有喝醉的欲望吧。喝醉这个事~也是毫无意义的。然而此刻还是想喝红酒呢,想让那特别的滋味在味蕾间回旋。也就是想想罢了……虚岁二十七。廿七,一个像支气管炎一样令人喘不过气的数字,睁着眼,闭着眼,时间都飞快地流去。在这场疾速的漂流中,我没有去留意沿岸的这种那种,而是习惯性地回过头去,结果呢,身后的那些照例已经什么都看不到。

评论

© 失踪的E | Powered by LOFTER